000039

往往,旅行的衝動純然只想滿足某種征服的執著。

第一次踏上異國土地,雀躍總難以言喻,但如果舊地一再重遊,那份心態心境,收攬心頭上的風景,一次次轉變。

日出之國,這個迄今最熟悉的陌生異國,隨著簽證貼紙越集越多,心境越慣常,感觸越單調,距離最初的單純幻想,面貌也一次次麻木,一次次改變。

但說歸說,時間一久,出走的情緒總像大麻癮,在體內生了根,蠢蠢欲動著,只待心頭上的積雨雲累積到了臨界點,將衝動化為行動,就要傾瀉而下的走出去了。

劃下一張沒有終點的機票,連回程也在遙遠的未知;背包輕晃晃的,盛滿泰然自若的勇氣,或許摻雜些許不負責任的放縱,裝備上肩、推著一卡會讓人上天堂的好硬殼箱就出發,義無反顧飛離地球,暫時登出現實。

流浪是旅人甩不開的天性的包袱,離開是為了回家,為了再會,為了日後隨時光發酵沈澱而更醇美的回憶。

地圖上沒有終點,只有下一站。

記得國中學過,山南水北謂之陽。第一次在地圖上認識日本山陽這個地名,就很自然而然把它和回憶連結了起來,從此列入旅行名單中。

完成山陽縱貫,了卻多年心願,同樣是驚喜超乎預期的旅程,人生又留下幾個一期一會的足跡,也多了舊地重遊的理由。

接下來呢?未來呢?

人生的航程不斷前進著,而旅行的靈魂自會找到一扇出口。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Carpe Diem 一個人的旅行.沈澱.封存

muck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