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兄弟,知不知道高雄在哪裡?」

被突如其來的問題驚訝到,心頭閃過些許遲疑。

「高雄在那邊,那個方向。」我邊說,邊指向著遙遠的南方,卻心想,「從這兒看不見高雄啊。」

「我的朋友在高雄。」黝黑的臉上揚起靦腆的笑容。

緊挨著安平港的加油站築了一片親水步道。
傍晚,刻意挑了個沒人的石椅,想偷閒欣賞入夜前的漁港夕照。
面南隔著一座橋,正好遠望對岸的林默娘公園,天色逐漸昏暗,華燈初上。

我只是在車停時不經意跟這位外勞打了照面。同樣牽著車,分明黝黑的輪廓,明顯可以辨認出他的身份。
如今他突然來到面前,我不知做何反應。

「坐車到高雄,多少錢?」他又問。
低頭想了想,「搭火車89塊,電聯車。」我答道。

「明天,休假。所以...」
經過兩三秒鐘的沉默之後,拋下這句話,他就要騎著鐵馬瀟灑地走了,或許帶點笑容滿足。

「掰掰」我應道。

因著莫名其妙的邂逅,霎那間體會到,害怕落單,原來也是人類的一種本能。

異鄉人身處異地時,自然而然產生一股牽引的力量,不受時空隔閡,綿密堅固地聯繫著同樣寂寞的個體。
換作是自己,為了難得的相聚,就算一擲千金,天涯咫尺,也該是同樣義無反顧。
只怕咫尺天涯成了最遠的距離而已。

偏愛往熱鬧的地方跑,戴上面具,想藉著人聲嘈雜沖淡些許淡漠,結果只是換個地方繼續沉默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uckie 的頭像
muckie

Carpe Diem 一個人的旅行.沈澱.封存

muck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